一颗橘子哒

叫橘子。(超甜的那种

—开学很忙,争取周更—

感谢喜欢= wwwww=

咕咕咕许久的橘子回来惹qaq

先打一个又黏又腻傻白甜流水账无聊日常预警orz

(。顶锅盖跑走)


这几天家里出了点事,实在憋不出小甜文_(:з」∠)_
先请假几天😭
谢谢大家的喜欢呀,一定一定不会坑的🙏

这周的广播剧真的太太太太太甜了!
简直写不出两个人的万分之一好!
再次认清了自己小辣鸡的本质orz
我爆哭!_(:з」∠)_

[长顾]一个超短小的甜饼

*ooc有
*ABO设定
*带孩子日常向
*不喜勿入

某日,安定侯府中

团子奶声奶气:“...熹...熹...”

顾昀不解:“???”“什么稀稀?”

长庚无奈:“...她那是在叫你”

顾昀:“......”

英明神武的顾大帅从摇篮里拎起一派天真的团子,脸对脸正色道,“择日不如撞日,来宝贝儿,爹爹从今天起教你学说话”

长庚闻言扶额:“学什么...她才三个月...”

顾昀理直气壮:“那更要学了,不然由着她这么稀稀羹羹的叫,咱们大梁不得改成大梁粥铺子了?....”

长庚望天:“......”你开心就好。



[长顾]爱是清晨六点的吻(中)

*轻微ABO设定
(长庚:薄荷茶香,
   顾昀:野柑橘香)
*3K+超甜的甜饼!
*原著向 ooc预警
*有揣包(...但真的只有一丢丢初期描写,个人感觉不雷的www
*不喜慎点 求轻拍orz

   长庚被顾昀异常的冷淡疏离弄得一愣,后知后觉地闻了闻自己衣袍袖间——并没有闻到什么其他的味道。不过顾昀素来鼻子灵,在标记之后又对其他人的味道格外敏感,长庚心里愧疚得厉害,自知不好这样去碰顾昀,低声说了句“那子熹你先歇着,我等下再过来陪你”便轻手轻脚地阖了门出去。

  
   听到长庚出门离去的动静,顾昀抱着被子在床上躺成大字,郁闷地回想刚才发生的对话。其实不只是长庚愣了那一下,顾昀自己心里也觉得纳闷,他自知长庚身为皇帝内政外交事务繁杂,免不了与各种人相接触,长庚以前也无意中会带点儿别人的味道,不过那时尚能以理智说服自己,最近却是越来越奇怪了。

  
   顾昀一面越来越贪恋依赖长庚的味道,恨不得自己和长庚绑在一道时刻带在身边,一面越来越无法忍受在长庚身上闻到其他人的味道,一旦闻到就好像独属于自己的一块禁地被他人染指般难受,从身到心抑制不住的烦躁,这种生理和心理双重的独占欲竟是比二人刚刚灵肉结合时还要高,他一时也搞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且不提兀自纠结的顾昀,长庚此时站在回廊处的风口吹了半晌的凉风,头脑清醒后倒是明白了些自家爱人的反常行为。长庚暗暗叹息自己在家的时日太短,想到顾昀人在病里整日窝在房内连个说话的人都少有,脾气较平日里差些是再自然不过了,更何况自己今日还这样触他的霉头。

  
   他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顾昀虽然神色冷淡语气疏离,但其实是吃飞醋了,竟莫名生出些欣慰之感。在这段漫长的感情里,顾昀占着个义父的名分有些事总不好表露太过,因而从来都是他单方面的占有欲强,因为过各种鸡零狗碎的事情吃醋,顾昀似乎总是洒脱坦然的一方。

  
   今日里顾昀有些孩子气的任性举动,直白昭示了他对长庚的占有之欲其实一样强烈,丝毫不比长庚的弱。想通这点后的长庚,人虽站在风中,心上却像煎了一盏不熄的炉火,烧的一颗心豁亮滚烫。

  
   想着横竖是自己的人怎么顺着宠着都不为过的,长庚吹罢凉风又去简单沐浴一番特地换了身衣服才又进两人的卧房。长庚轻手轻脚摸到顾昀床榻的一侧躺下,伸手轻抚过顾昀有些瘦削硌手的肩背,见顾昀没再躲开他,才柔声道:“子熹,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转过身看看我,好不好?”优雅上扬的尾音带了点撒娇讨饶的意思。

  
   顾昀最听不得长庚撒娇了,登时心尖一颤,先前心里点点的酸、闷闷的火倏地被扑了个净光。

  
    顾昀扁扁嘴,轻轻扭身转过脸来对着长庚看,旋即被长庚紧紧扑了满怀,他被长庚抱得动不了身子,不安分地扭了扭腰。长庚低沉的声音在耳边酥酥麻麻响起,“子熹...先让我抱会儿,别的什么等下再说...实在太想你了”顾昀闻言不再挣动,安安静静窝在长庚怀里不动弹了,任由薄荷清茶香意渐浓,紧紧地将他缠绕包裹。

  
   长庚额头轻抵在顾昀发顶,挺立的鼻尖没入浓密的秀发深处,深深嗅着最爱的野柑橘味道。顾昀之香如其人,兼具翩翩君子的清贵优雅,又隐含铮铮铁骨的率性洒脱,不羁又大气,可谓是美人如玉,气势如虹。今日不知是不是长庚思念太深的错觉,总觉得一如往日的好闻味道里还透着些丝丝缕缕的甜意,却又闻得不真切,贴近了仿佛能触到一线,离远了又若即若离虚无缥缈的,平白撩动长庚心头漫过阵阵痒意。

  
   长庚的指尖轻滑过顾昀随意披散在肩头的细软发丝,拂过单薄的肩背,最终在腰际暧昧流连,又强收了收心猿意马的心思,怜爱地摸上顾昀有些轻微陷下去的胃部揉了揉,轻声问道“听王伯讲你这两天总也吃不下东西,是胃不舒服没胃口吗?”

  
   顾昀被他揉得舒服,思索着懒洋洋道“说是胃病....感觉也不大像,就是闻不得油腻荤腥的味道,清粥小菜倒是能勉强入口...这...可能就是传说中没有富贵命的表现?”

  
   长庚一本正经地听顾昀讲歪理,无奈叹道“也不知以前顿顿嚷着要吃肉的是谁...”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昀伸手捂了嘴。长庚不解看他,顾昀垂眉耷眼,可怜巴巴地说道“...快别提那个字了,听着就反胃...”说着头往长庚怀里埋了埋,深吸一口茶香平复胃里的翻江倒海。

  
   长庚连忙轻抚顾昀后背,帮着他顺气,从开始的担心变成了诧异。随后又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两日休息如何?”“...唔...不算好,头昏胸闷,睡不着还睡不醒...”顾昀继续蔫耷耷。

  
   长庚听他这么倒是突然开窍了,紧张地捏过顾昀一截细白手腕,屏气凝神地给人号脉,面色竟是少见的凝重严肃。顾昀见他这样子也紧张起来,生怕是自己这副身子又出了什么大毛病,小心翼翼地看着长庚等候发落。

  
   谁知长庚握了片刻,竟是眼眶泛红无言颤抖起来,一把抱住顾昀箍在怀中,力气大得要命,像是要把顾昀嵌进身体里似的。顾昀见他这反应,心里一凉,心道自己怕是情况不妙,强行稳下心神,柔声安慰长庚“心肝儿别怕,我不是还在...唔...”还未说出口的话被长庚强势的吻给堵了回去,直到顾昀被堵得喘不过气才松口。

  
   长庚双手捧着顾昀脸颊,双眸涌动着滚烫的灼灼深情直视进顾昀眼底,半晌才哑声道“子熹,我们...要做父亲了”

  
   顾昀闻言只觉头“嗡”的一声响,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呆愣了半晌,询问的目光凝视长庚良久,直到看见那双深邃又温柔的双眸拂过一层水光,装的是无比的欢欣雀跃,顾昀慢慢才有了真实感。一头扎进长庚怀里,双肩止不住微微颤抖,平出一种劫后余生大悲大喜的悸动,长庚紧紧拥着他也不再言语。

  
   这一刻长庚不是一人之上的九五至尊,顾昀也不是手握玄铁虎符纵横捭阖的国之利刃,他们只是无数对温暖又幸福的小夫妻中的一对平凡爱侣罢了。

  
   两人相拥良久逐渐平复下心绪,长庚小心翼翼地把手覆在顾昀小腹处细细摩挲,凑在他耳边问道“子熹,你感觉如何,还有没有别的哪儿不舒服?”“啧...你手往哪儿摸呢...”顾昀刚刚得知这天大的消息还没完全消化,推了推长庚的龙爪,有些羞赧地偏过头不愿回答。

  
   长庚却不放过顾昀,轻轻捏过他的下巴尖儿,不依不饶的认真目光映照在脸上如有实质,顾昀没法子只得老老实实回道“那个我...还没从震惊中缓过劲儿来,暂时...没感觉出什么别的不对”

  
   长庚闻言稍微放心了些,手却还是在顾昀腰腹间摩挲,颇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顾昀有些好笑,“...你还有完没完了,现在觉得新鲜,将来可有你操心腻烦的”长庚弯了弯眼睛又亲亲顾昀侧脸,整张脸埋进顾昀肩窝里,闷声笑道“我可一辈子也不烦,巴不得下辈子都缠着你不放开”

  
   顾昀长眉一挑,搔了搔长庚下巴,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风华无双,调笑道“在宫里这几天没少吃糖吧你,不然怎么嘴甜成这样”长庚把顾昀作乱的手顺势拢在手心,搓热乎又重塞回被子里,凑近了身子吃糖似的轻吮顾昀绵软的耳垂,呵气道“宫里的糖再多...哪会有义父甜?”

  
   顾昀被长庚磨得耳根子软了半截,身上也软绵绵的抽不出一丝气力,气道“...你跟哪儿学的这么多词儿...”一开嗓声音哑得不成样子,不仅毫无威慑之力,还平添了几分慵懒暧昧之感,长庚继续叼着不肯松口。

  
   顾昀灵机一动,叹道“陛下,你倒是管不管饭啊,我这都饿了好久了”长庚听了立马正经脸,连忙问顾昀想吃什么,在他这儿天大的事也比不过顾昀好好吃顿饭要紧。

  
   顾昀其实倒真不怎么饿,含含糊糊说就想喝个粥,别的没胃口,长庚皱了皱眉,心疼哄道“这当口正是要滋补身子的,总喝粥哪行...炖些冬瓜鲈鱼汤如何?鲈鱼既益脾胃又安胎,少喝些可好?”

  
   顾昀对上长庚亮闪闪的眸子几乎是无法拒绝他任何要求的,只得妥协地点了点头。长庚面色一喜,翻身就要下床去,被顾昀一把扯住“你消停点躺着,不过是煲个简单的鱼汤,差下人做便是,还真当这侯府里除了你没别人了?非得事必躬亲不成?”

  
   长庚把顾昀的手拢在手心里亲了亲他指尖,柔声解释道“子熹,不是我非要小题大做。只是这鲈鱼有根腥线不好摘取,差下人做实在放心不下才需得亲自动手。你安心歇会儿等着喝汤吧,很快便能做好。”

  
   说罢长庚又想起了什么,从胸口处摸出一个贴身携带的香囊放在顾昀手心,说道“这香囊我带的时日长了,味道浸得极深,把这个放在枕头底下,闻着应能安神。”“ ......”顾昀被照顾得无言以对,冲长庚勾勾手指示意他低头,飞速在长庚侧脸落下了一枚蜻蜓点水般的吻,轻声耳语道“我等着,你...快去快回”

  
   长庚得了甜头,笑容甜得活像吃了奶油的猫,迅速收整衣服,步履轻快地向厨房走去。

—TBC—

(有什么想看的后续啦,建议啦,或者是感觉有雷的地方啦,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呀!)

[长顾]爱是清晨六点的吻(上)

*轻微ABO设定
(长庚:薄荷茶香,
   顾昀:野柑橘香)
*原著向 ooc预警
*吃醋昀
*不喜慎点 求轻拍orz


 
“长庚?...嗯...又走了啊...”顾昀不自觉往被子里拱了拱,头轻轻蹭在锦被上,贪恋地吸了一口尚在鼻尖萦绕的薄荷茶香,清冽又幽远,是长庚独有的味道。被再熟悉不过的味道温柔包裹着,顾昀平生出一种想赖床的庸倦情思,瓷白的指尖轻抚过长庚放在一旁绣枕,仍有轻微的凹陷,仿佛昭示长庚不过刚刚才离去。

 
   新政初立朝政纷繁,大战之后长庚便大大方方地公开以权谋私,名面上准安定侯重伤未愈修养身子,实则给顾昀放了无期长假,大有把人放在锦绣堆中好好养起来的觉悟。不过长庚自己倒是每日晓色朦胧时分,便乘着熹微天光轻手轻脚地去上朝了,倒不是说他有多勤勉,只是他挂念着顾昀精力不济醒的晚,自己早去早回便能多挤出些时间陪着人解闷罢了。

 
   顾昀和长庚睡的屋子遮光效果极佳,长庚的一番改造让本来朝阳的屋子垂下帘栊就能不分昼夜睡个甘甜。原因是长庚发现顾昀常年枕戈待旦惯了睡眠极浅,对光线声响都格外敏感,每到天光微亮时顾昀就皱着眉辗转要醒,长庚心疼他之前亏空太过缺觉缺的厉害,有心让人夜夜好梦安眠睡个酣畅,便差人选了轻薄又遮光的料子制了一副新的帘帐。自打挂了这新的帘帐,顾昀不负所望每次都能睡到天光大亮。    

  
   可最近却连这帘帐也不管用了,顾昀仿佛是对长庚离开的感觉格外敏感,往往长庚刚走没一会儿就醒了。一日顾昀醒后觉得浑身无力困乏还想要再睡,却心神难以安定久久无法入眠,无意中摸到长庚放在床边换下的衣裳,便收拢到怀里抱着,鼻尖轻轻蹭到细软的布料,吸入了丝丝缕缕清甜的茶香味,烦躁的心绪顿时宁静一片很快便沉沉睡去,从此顾昀便高高兴兴解锁了抱着长庚衣服当安神药的技能。

  
   长庚回来见到顾昀抱着自己的衣服睡的一副天真烂漫的小模样,心里又甜又苦。甜的是顾昀对他如此依赖眷恋,自己不知不觉中早已成为了顾昀获取安全感的来源。苦的是自己做了皇帝仍不算自由,无法时刻陪伴在心爱之人左右,竟需顾昀抱着衣服来助眠。长庚轻轻上床,小心翼翼把顾昀揽进怀里,顾昀睡的迷迷糊糊十分主动的投怀送抱,严丝合缝的窝在长庚怀里,面上一片餍足之色,蹭在长庚锁骨处呵着温热的气息嘟囔了一句“心肝儿...真香...”,黏糊糊的语气撩的长庚一张俊脸飞速窜过一层薄红,下半身立马起了反应。最后一战后尘埃落定,两人即免受了异地遥隔的相思之苦,但在做那种事上却也很难称之为食髓知味,长庚总惦记着顾昀身子骨太单薄,三番五次被撩的火起也至多限于互相用手纾解,擦枪走火的次数寥寥。

  
   此时长庚抱着顾昀,几乎是用了当年忍乌尔骨发作时的自制力强行控制着自己不把人压在身下狠狠操弄。炽热的欲火直要把长庚摇摇欲坠的理智一把点燃,他在心里反复念着“色即是空”不甘不愿地做着“李下惠”,不知怎的想起了顾昀曾招笑他生活得太清心寡欲离和尚也不差多少,忍不住勾唇一笑,半是无奈半是纵容地低头吻了吻顾昀眉心,心想有他这点灼灼心尖火长留红尘软帐,自己又怎会舍下有声有色的烟火人间去过那食不甘味的日子呢。

  
   转过头两日,西域诸国来朝觐见,长庚忙得分身乏术连见缝插针回侯府家中的时间也抽不出,只得差人传话侯府众多仆从多费些心思仔细侍候着顾昀,但凡是和安定侯相关的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要第一时间禀报。那这位被太始帝放在心尖上记挂着的安定侯,近日又如何呢?

 
   “先放在案上,下去吧。”顾昀看到一案几的菜忍不住皱了皱眉眉,侧过身子避开饭菜扑鼻而来的香气。王伯闻言一脸担忧“侯爷,这菜都热了三回了,若是不合口味老奴再差人做您爱吃的就是,可您不能不用膳啊...”王伯一语未毕,顾昀像是被“用膳”这两字刺激到了似的,竟扶着床沿连连干呕起来。王伯被顾昀的剧烈反应下了一跳,急急忙忙倒了盏温水小心伺候顾昀喝下,也不敢再开口劝人用膳了,迅速命下人把一干吃食撤下,又连忙开窗通风,顾昀这才好受了些,病歪歪地斜倚在床边有一口没一口地继续喝水。

  
   王伯眼看着自家侯爷这两天吃的越来越少,人也神色恹恹的,心里止不住一阵担忧,想着就算侯爷平日里再阻拦,今日这“御状”也是非告不可了,否则如若皇上日后知晓他帮着安定侯隐瞒如此紧要的情况,自己这多年的管家也就算做到头了。主意一定,王伯一边温言劝着顾昀多多休息等有胃口了喝些清淡白粥也好,一边差人加紧往宫里传信就说安定侯身体有恙恳请陛下派个太医来瞧病。

  
   长庚这厢正在接待龟兹国来使。龟兹国人素来喜爱音乐歌舞,此次朝见还特地带了一批极善音律又身姿曼妙的西域舞女,献宝似的非要长庚收下不可,长庚颇有些无奈却也不好拒绝,此时正陪着龟兹来使赏舞品茶坐的困乏,就听得来人禀报说安定侯身体突然不适。长庚登时心下一紧,先前积攒下的困乏顿时解了大半,强行压下焦急神色,礼数周全地与来使致歉,说明自己有突发要事处理必须先行离去,之后请军机处首辅代为接待,又跟江大人简单交代了几句,便脚步匆匆起身离开了。龟兹来使也是个有眼力见的,见平日里深不可测的大梁皇帝今日竟如此步履焦急,想必是真出了什么大事,也不敢多问,只继续欣赏舞曲。

   
   长庚匆匆忙忙换下朝服策马只身往侯府里赶,并没带太医一道去。因着顾昀世人皆知的性别是乾元,带寻常的太医去顾虑重重,他思索下还是飞鸟传信给陈轻絮,请她辛苦来一趟到底稳妥些,在顾昀的身体方面长庚从来不敢有一丝疏忽大意。

  
   一盏茶的功夫长庚就到家了,刚想进卧房里看看顾昀情况如何便被王伯拦在了外间,“陛下等会儿再进去吧,侯爷折腾了半天这阵子才刚歇下。”长庚皱了皱眉,问道“子熹这是怎么了?”王伯便将顾昀这两天是如何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的情况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给长庚描述了一番。长庚在听到顾昀单是被人提起“用膳”就反胃时,眉头几乎要皱成了死结,当即就想冲进房间里看看顾昀人究竟怎样了,又想到王伯方才说的那人像是刚刚才能歇下,便又不极忍扰他浅眠。

  
   长庚揣着手等在外间,思前想后找不到顾昀身体突然不适的理由,只能猜测他许是这几个月天天喝苦汤药把胃吃出毛病来了,这才胃口不好,吃不进东西。又复等了小半个时辰,顾昀果如王伯说的睡不安稳,翻了个身就悠悠转醒。长庚侧耳听见里面动静,便立刻推门进去看顾昀。顾昀见是长庚回来了,尚且埋在锦被中的半张俊脸浮起一层浅笑,他支起身子刚想跟长庚调笑几句,却比平常还灵敏地嗅到了长庚身上沾染着的几种混合香气。

  
   那是不同与他清新甘甜的柑橘味道的、陌生的、甜腻腻的异香,惹得顾昀莫名有些反感膈应,心里也是胃里也是。顾昀当即面色一变,轻轻拦下了长庚要抱他的动作,转身一扭脸,背过身去不看长庚,面无表情的对着墙冷淡道“回来家也不知道先散散味道,难闻死了你自己闻不到吗。”


—TBC—

[长顾]浅夏清欢
*ooc有
*私设有
*日常向小甜饼
(短小预警)
ps.之前的点梗会慢慢写哒,顺便欢迎小可爱们积极点梗呀🙈!(ˊ˘ˋ*)♡

最近可能写一个长顾ABO设定的,大家有没有雷ABO设定的呀?🙈
然后有什么想看的梗,欢迎来点梗鸭(长期有效哦)!
(●'◡'●)ノ❤

[长顾]晓看天色
*ooc有
*日常向小甜饼
*病弱昀第三弹
依旧非常恋爱脑!
不喜勿点求轻拍orz
感谢喜欢!
求红心蓝手手辣٩(*´◒`*)۶

[巍澜]忽而今夏
*ooc有
*名字随便起的...
*小澜孩胃病梗第二弹!
*甜饼饼
顺便求小蓝手小红心 ☺
要是有评论的话就太感谢啦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