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汽水不加冰

不是太太 可以叫我橘子!
长期求评论(ˊ˘ˋ*)♡
完全不高冷 欢迎来找我玩耍٩(*´◒`*)۶
完全不会写刀子,就喜欢甜甜甜!
墙头很多 超爱p大

[长顾]爱是清晨六点的吻(中)

*轻微ABO设定
(长庚:薄荷茶香,
   顾昀:野柑橘香)
*3K+超甜的甜饼!
*原著向 ooc预警
*有揣包(...但真的只有一丢丢初期描写,个人感觉不雷的www
*不喜慎点 求轻拍orz

   长庚被顾昀异常的冷淡疏离弄得一愣,后知后觉地闻了闻自己衣袍袖间——并没有闻到什么其他的味道。不过顾昀素来鼻子灵,在标记之后又对其他人的味道格外敏感,长庚心里愧疚得厉害,自知不好这样去碰顾昀,低声说了句“那子熹你先歇着,我等下再过来陪你”便轻手轻脚地阖了门出去。

  
   听到长庚出门离去的动静,顾昀抱着被子在床上躺成大字,郁闷地回想刚才发生的对话。其实不只是长庚愣了那一下,顾昀自己心里也觉得纳闷,他自知长庚身为皇帝内政外交事务繁杂,免不了与各种人相接触,长庚以前也无意中会带点儿别人的味道,不过那时尚能以理智说服自己,最近却是越来越奇怪了。

  
   顾昀一面越来越贪恋依赖长庚的味道,恨不得自己和长庚绑在一道时刻带在身边,一面越来越无法忍受在长庚身上闻到其他人的味道,一旦闻到就好像独属于自己的一块禁地被他人染指般难受,从身到心抑制不住的烦躁,这种生理和心理双重的独占欲竟是比二人刚刚灵肉结合时还要高,他一时也搞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且不提兀自纠结的顾昀,长庚此时站在回廊处的风口吹了半晌的凉风,头脑清醒后倒是明白了些自家爱人的反常行为。长庚暗暗叹息自己在家的时日太短,想到顾昀人在病里整日窝在房内连个说话的人都少有,脾气较平日里差些是再自然不过了,更何况自己今日还这样触他的霉头。

  
   他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顾昀虽然神色冷淡语气疏离,但其实是吃飞醋了,竟莫名生出些欣慰之感。在这段漫长的感情里,顾昀占着个义父的名分有些事总不好表露太过,因而从来都是他单方面的占有欲强,因为过各种鸡零狗碎的事情吃醋,顾昀似乎总是洒脱坦然的一方。

  
   今日里顾昀有些孩子气的任性举动,直白昭示了他对长庚的占有之欲其实一样强烈,丝毫不比长庚的弱。想通这点后的长庚,人虽站在风中,心上却像煎了一盏不熄的炉火,烧的一颗心豁亮滚烫。

  
   想着横竖是自己的人怎么顺着宠着都不为过的,长庚吹罢凉风又去简单沐浴一番特地换了身衣服才又进两人的卧房。长庚轻手轻脚摸到顾昀床榻的一侧躺下,伸手轻抚过顾昀有些瘦削硌手的肩背,见顾昀没再躲开他,才柔声道:“子熹,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转过身看看我,好不好?”优雅上扬的尾音带了点撒娇讨饶的意思。

  
   顾昀最听不得长庚撒娇了,登时心尖一颤,先前心里点点的酸、闷闷的火倏地被扑了个净光。

  
    顾昀扁扁嘴,轻轻扭身转过脸来对着长庚看,旋即被长庚紧紧扑了满怀,他被长庚抱得动不了身子,不安分地扭了扭腰。长庚低沉的声音在耳边酥酥麻麻响起,“子熹...先让我抱会儿,别的什么等下再说...实在太想你了”顾昀闻言不再挣动,安安静静窝在长庚怀里不动弹了,任由薄荷清茶香意渐浓,紧紧地将他缠绕包裹。

  
   长庚额头轻抵在顾昀发顶,挺立的鼻尖没入浓密的秀发深处,深深嗅着最爱的野柑橘味道。顾昀之香如其人,兼具翩翩君子的清贵优雅,又隐含铮铮铁骨的率性洒脱,不羁又大气,可谓是美人如玉,气势如虹。今日不知是不是长庚思念太深的错觉,总觉得一如往日的好闻味道里还透着些丝丝缕缕的甜意,却又闻得不真切,贴近了仿佛能触到一线,离远了又若即若离虚无缥缈的,平白撩动长庚心头漫过阵阵痒意。

  
   长庚的指尖轻滑过顾昀随意披散在肩头的细软发丝,拂过单薄的肩背,最终在腰际暧昧流连,又强收了收心猿意马的心思,怜爱地摸上顾昀有些轻微陷下去的胃部揉了揉,轻声问道“听王伯讲你这两天总也吃不下东西,是胃不舒服没胃口吗?”

  
   顾昀被他揉得舒服,思索着懒洋洋道“说是胃病....感觉也不大像,就是闻不得油腻荤腥的味道,清粥小菜倒是能勉强入口...这...可能就是传说中没有富贵命的表现?”

  
   长庚一本正经地听顾昀讲歪理,无奈叹道“也不知以前顿顿嚷着要吃肉的是谁...”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昀伸手捂了嘴。长庚不解看他,顾昀垂眉耷眼,可怜巴巴地说道“...快别提那个字了,听着就反胃...”说着头往长庚怀里埋了埋,深吸一口茶香平复胃里的翻江倒海。

  
   长庚连忙轻抚顾昀后背,帮着他顺气,从开始的担心变成了诧异。随后又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两日休息如何?”“...唔...不算好,头昏胸闷,睡不着还睡不醒...”顾昀继续蔫耷耷。

  
   长庚听他这么倒是突然开窍了,紧张地捏过顾昀一截细白手腕,屏气凝神地给人号脉,面色竟是少见的凝重严肃。顾昀见他这样子也紧张起来,生怕是自己这副身子又出了什么大毛病,小心翼翼地看着长庚等候发落。

  
   谁知长庚握了片刻,竟是眼眶泛红无言颤抖起来,一把抱住顾昀箍在怀中,力气大得要命,像是要把顾昀嵌进身体里似的。顾昀见他这反应,心里一凉,心道自己怕是情况不妙,强行稳下心神,柔声安慰长庚“心肝儿别怕,我不是还在...唔...”还未说出口的话被长庚强势的吻给堵了回去,直到顾昀被堵得喘不过气才松口。

  
   长庚双手捧着顾昀脸颊,双眸涌动着滚烫的灼灼深情直视进顾昀眼底,半晌才哑声道“子熹,我们...要做父亲了”

  
   顾昀闻言只觉头“嗡”的一声响,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呆愣了半晌,询问的目光凝视长庚良久,直到看见那双深邃又温柔的双眸拂过一层水光,装的是无比的欢欣雀跃,顾昀慢慢才有了真实感。一头扎进长庚怀里,双肩止不住微微颤抖,平出一种劫后余生大悲大喜的悸动,长庚紧紧拥着他也不再言语。

  
   这一刻长庚不是一人之上的九五至尊,顾昀也不是手握玄铁虎符纵横捭阖的国之利刃,他们只是无数对温暖又幸福的小夫妻中的一对平凡爱侣罢了。

  
   两人相拥良久逐渐平复下心绪,长庚小心翼翼地把手覆在顾昀小腹处细细摩挲,凑在他耳边问道“子熹,你感觉如何,还有没有别的哪儿不舒服?”“啧...你手往哪儿摸呢...”顾昀刚刚得知这天大的消息还没完全消化,推了推长庚的龙爪,有些羞赧地偏过头不愿回答。

  
   长庚却不放过顾昀,轻轻捏过他的下巴尖儿,不依不饶的认真目光映照在脸上如有实质,顾昀没法子只得老老实实回道“那个我...还没从震惊中缓过劲儿来,暂时...没感觉出什么别的不对”

  
   长庚闻言稍微放心了些,手却还是在顾昀腰腹间摩挲,颇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顾昀有些好笑,“...你还有完没完了,现在觉得新鲜,将来可有你操心腻烦的”长庚弯了弯眼睛又亲亲顾昀侧脸,整张脸埋进顾昀肩窝里,闷声笑道“我可一辈子也不烦,巴不得下辈子都缠着你不放开”

  
   顾昀长眉一挑,搔了搔长庚下巴,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风华无双,调笑道“在宫里这几天没少吃糖吧你,不然怎么嘴甜成这样”长庚把顾昀作乱的手顺势拢在手心,搓热乎又重塞回被子里,凑近了身子吃糖似的轻吮顾昀绵软的耳垂,呵气道“宫里的糖再多...哪会有义父甜?”

  
   顾昀被长庚磨得耳根子软了半截,身上也软绵绵的抽不出一丝气力,气道“...你跟哪儿学的这么多词儿...”一开嗓声音哑得不成样子,不仅毫无威慑之力,还平添了几分慵懒暧昧之感,长庚继续叼着不肯松口。

  
   顾昀灵机一动,叹道“陛下,你倒是管不管饭啊,我这都饿了好久了”长庚听了立马正经脸,连忙问顾昀想吃什么,在他这儿天大的事也比不过顾昀好好吃顿饭要紧。

  
   顾昀其实倒真不怎么饿,含含糊糊说就想喝个粥,别的没胃口,长庚皱了皱眉,心疼哄道“这当口正是要滋补身子的,总喝粥哪行...炖些冬瓜鲈鱼汤如何?鲈鱼既益脾胃又安胎,少喝些可好?”

  
   顾昀对上长庚亮闪闪的眸子几乎是无法拒绝他任何要求的,只得妥协地点了点头。长庚面色一喜,翻身就要下床去,被顾昀一把扯住“你消停点躺着,不过是煲个简单的鱼汤,差下人做便是,还真当这侯府里除了你没别人了?非得事必躬亲不成?”

  
   长庚把顾昀的手拢在手心里亲了亲他指尖,柔声解释道“子熹,不是我非要小题大做。只是这鲈鱼有根腥线不好摘取,差下人做实在放心不下才需得亲自动手。你安心歇会儿等着喝汤吧,很快便能做好。”

  
   说罢长庚又想起了什么,从胸口处摸出一个贴身携带的香囊放在顾昀手心,说道“这香囊我带的时日长了,味道浸得极深,把这个放在枕头底下,闻着应能安神。”“ ......”顾昀被照顾得无言以对,冲长庚勾勾手指示意他低头,飞速在长庚侧脸落下了一枚蜻蜓点水般的吻,轻声耳语道“我等着,你...快去快回”

  
   长庚得了甜头,笑容甜得活像吃了奶油的猫,迅速收整衣服,步履轻快地向厨房走去。

—TBC—

(有什么想看的后续啦,建议啦,或者是感觉有雷的地方啦,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呀!)

评论(41)

热度(184)